嘉钰啾

潜心钟情 痴而不迷
All for BC | Miss 9

想看那种小舅舅流连遍花丛后找到了真爱——小舅妈。而袁华不过是小舅舅花丛中的一位过客。念念不忘的从来都只是袁华。
酒吧昏暗的灯光下,袁华和那个女孩越来越投入, 直到他意识到她有一头黑发和一双斑比一样的眼睛,而他正用拇指抚上她的颧骨,想着要是它们再高点就好了。

脑洞求带走

黑化徐天×付子遇
在徐天好好先生的一面下其实是个control freak
他想拥有付子遇的一切, 却又好像知道他无法拥有他的一切。虽然他说爱他,可他又不相信他会一直爱他。所以徐天就不断去验证子遇是否还爱他,不断去挑战他的底线。他变得有时百依百顺,有时则冷言冷语。他还会去跟踪子遇。而子遇也在浓情蜜意与咬牙切齿之间感到痛苦,而又离不开他。

绘画手帐的封终于弄完了 透视什么的都去见鬼吧

禁区【毕苏ABO肉,AU】

“毕忠良拿着枪抵在苏三省的太阳穴上,苏三省满身伤痕跪在地上给他口。一人军装笔挺,一人只剩一件衬衫”现在满脑袋只剩这一个画面,想画出来

啾咪尹阿九:

这篇设定是AU,苏三省是军统上海站情报科科长,代号白脸,投诚是假的,为了窃取机密文件,但是在毕忠良家里被抓了个正着。本来想写刑讯逼供的写着写着变合奸了……有几句话用的我以前写过的段子,偷个懒


谢谢今天占TAG安慰我的小伙伴!我爱你们!最近真的好down,可能是水逆吧


写的时候全程听的黄玲的《禁区》,这个可能会变成一个系列


刚才忘了说:乾元即alpha,坤泽即omega,设定源自:一握灰




禁区 


 


苏三省皱着眉头慢慢醒过来,迷蒙着的眼睛尚未睁开,就感到小腿一阵剧痛。 


他抿紧了唇强忍着疼痛,努力让还在浑噩状态的脑袋清醒过来。


——我在哪儿? 


苏三省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处境,此刻他正躺在一张大床上,房间的门窗都关着,不知道有没有锁,素白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张床。右腿按经验判断应该还没有断,不过也好不到哪去,痛觉传递到四肢百骸,麻痹了他的一部分思维。 


——我失去意识之前,在干什么? 


还没等他在脑海里搜寻到答案,房间门从外面被打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沉稳的男人进来,姜黄色的军装穿在身上显得服帖又英俊,手上持着一根藤鞭,“醒了。” 


——是毕忠良,我在昏迷之前,在毕忠良家中执行任务,负责窃取特别行动处一份重要的文件。 


苏三省找回了自己的记忆,又被小腿的剧痛拉回现实里,他用手支起身体,这才发现掩在薄被下的身体一丝不挂。 


毕忠良持着鞭子稳步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用粗糙的鞭身在苏三省身上暧昧的磨蹭。他看着苏三省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完美的骨架上覆着一层均匀的肌肉,皮肤不似他脸上的小麦色,反而有一种从未见过天日的白,青色的血管依稀可见。


毕忠良只觉得血液里属于野性的那一部分慢慢沸腾起来,越燃越烈,愈烧愈旺,最终汇集成滚烫的欲望往下身游走。 


他缓缓抬起手,一鞭抽下去。 


苏三省发出一声闷哼,胸前像是被野兽抓出了一条鲜红的伤口,长长的红肿往外渗着细密的血珠,热辣的痛觉配合着小腿的隐痛逼得他说不出话来。他咬紧了下唇,额头冒出了几滴汗。


“特别行动处二队队长,苏三省。”毕忠良的语气与平日在办公室里时一般无二,冠冕堂皇里又带几分不容置喙的力度。 


苏三省咽下蔓延到喉头的轻哼,低低的应一声。 


“还是,该喊你军统上海站情报科科长,白脸。”毕忠良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暴戾的怒气,又被他强压下来。


“毕处长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毕忠良一把抓住苏三省一头乖顺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直视自己的眼神。苏三省虽然身在屋檐下,却一点都没有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自觉,眼尾乖张的挑着,倒有几分破罐破摔的腔调。


他应该是被人注入了肌肉松弛剂,即使在军校接受过千锤百炼,也抵挡不了这种生理上不自主的钳制,此时就连抬起手都需要花费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


毕忠良反手给了他一耳光,震得手掌有些微麻。苏三省被打的头侧到床边,毕忠良捏住他的下颚仔细端详这张脸,红肿的掌印被苍白的脸色映衬的尤为可怖,嘴角流的血被他舔进去,粉嫩的舌尖牵动着毕忠良的视线,随时都会引爆毕忠良早已紧绷的神经。


“你把飓风队的行动计划告诉我,我可以放你走。”


苏三省装聋作哑,“飓风队的计划怎么会告诉我。”


啪的一声响,毕忠良又是一鞭挥下去,在盐水里浸泡过的软鞭比一般的鞭子更能折磨人,苏三省的胸膛上迅速泛起另一条可怖的鞭痕。


“我劝你不要自讨苦吃。”毕忠良刻意压低了嗓音,他俯下身去,嘴巴叼上那枚近在咫尺任人采撷的耳垂,“毕竟你对我来说,不是一般的犯人。”


苏三省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希望你这幅表情还能保持下去。”毕忠良扔下藤鞭,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针管。




接下来微博:这是微博链接



蟹老板这个“可爱”我可以玩一年了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对于《红色》我是站BG的


感觉这首诗很适合徐天


自己脑补的是徐天写给田丹


———————————————————————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 离开

浪费他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日落一起浪费

比如散步

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我还要浪费风起的时候

坐在走廊发呆 直到你眼里的乌云

全部被吹到窗外

我已经虚度了世界 他经过我

疲倦 又像从未被爱过

那些绝望的爱和赴死

为我们带来短暂的沉默我想和你互相浪费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 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比如靠在栏杆上 低头看水的镜子

直到所有被虚度的事情

在我们身后 长出薄翼


我们都是方慧茹